飞行女医生:云巅之上 于正觉得拍了一部旷世巨作”

发布:2017-05-07点击: 字体:[]

“很多人觉得我是不是备受打击,我的回答是,我从来没有心情不好过。我一直把自己看作一个吊丝,不讲究吃,不讲究穿。有,是上天的恩赐,没有,我也一样。你要我改变我的性格,我做不到,我不舒服了一定要说出来,不会顾忌什么人情世故。”新剧《半妖倾城》开放媒体探班当日,早报记者想就“抄袭门”的后续影响提问时,于正率先这样作答。
自从2014年12月25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宫锁连城》侵犯了《梅花烙》的改编权,“抄袭门”事件以于正方败诉收尾后,2015年,“于正出品”遇冷,这一年于正的大动作,除了在综艺《全员加速中》担任总编剧外,就是制作电视剧《云巅之上》,区别于以往的高调,于正鲜少于媒体曝光,在个人微博里形容这是一段“蛰伏期”。
《云巅之上》剧照
2015年,于正出品的电视剧《班淑传奇》和《云中歌》几经辗转播出,口碑两极。与此同时,市场正在发生强烈变化,类型化网剧层出不穷,山影出品的电视剧《琅琊榜》和《伪装者》一度刷新主流审美,有人断言,于正出品的“雷剧”在失去大台庇护后,也开始面临失去年轻市场的危险。
“我还没到40岁,我还能够继续创作跟年轻人接轨的东西。”2016年,手握两部针对网络受众的剧集《半妖倾城》和《美人为馅》的于正,向早报记者强调,他的作品依然符合时下潮流,时下最火的耽美、网剧他都看过,他的作品也具备相似的“爆点”。
“《班淑传奇》给腾讯赚了那么多钱还不好?口碑也挺好!我们赚得也很多!只是平台没那么好,横向比,它在央视全年收视率还是挺高的。”于正不认同记者关于《班淑传奇》口碑的评价,他认为,《云中歌》才是他最不满意的作品:“剧本没有达到我心中理想的效果。我自己都不太喜欢这部戏,就这么简单。”
提及新剧,“《半妖倾城》的男女互撩跟《太阳的后裔》很像”,“《云巅之上》出来会让整个娱乐圈震惊一下”……言谈间,于正的张扬与过去如出一辙。
于正。 高征 早报资料
“新剧不纠结、不虐恋、不玛丽苏”
《半妖倾城》探班现场,女主角新人李一桐作为“人和妖的后代”,戴着妖精耳朵、美瞳、欧式洋娃娃假发亮相。整个剧组的服装风格,囊括了英国宫廷、清装、民国风——就像“科幻+环保+爱情”的主题一样混搭。
片花中妖类的尖耳朵、金指甲、粉红色血液、红色瞳孔,华丽浓郁的色调、超现实的漫画风,被于正定义为“国际审美”。
《半妖倾城》探班
显然,于正过去的剧本更多讨好中老年市场,但那却并不是网络剧的主流市场,如今更“网感”的视觉效果,是试图贴近年轻受众的审美的一种手段。
剧情方面,在于正看来也“完全不是过去那种传统的玛丽苏”:“第一,女主角是小门小户长大的,势利又市侩。第二,你跟我好可以,但你必须尊重我。女主角也矫情,也要钱,男主角妈妈反对他们结婚,她直接就跟她提钱。包括台词,‘你打扮那么漂亮,想去勾引男人啊?’她说,‘漂亮的女人才能勾引男人,我好羡慕你一个月可以省下好多脂粉钱哦’。”
于正得意于这个剧“不纠结”:富家千金女二号,当男一号宣布跟女一号在一起时,没有陷害,再也不纠缠;“不虐恋”:妖和人只要在一起,一定就会倒霉,过去写剧本,是“我不跟你在一起我难受”,现在则是“我们就要在一起,使尽方法在一起,不在一起不行”。
“男性向的IP我不看好,价钱贵,但是有很大的桎梏,拿着屏幕看电视剧的都是女孩、家庭妇女、老人、小孩,没有成年男子,也许找一个湖南卫视暑假档周播剧肯定会火,但是一年就一个暑假档,这种戏不是我参考的。”于正强调,新剧还是瞄准女性市场。
“但是《琅琊榜》《伪装者》之后,有人评价‘直男剧’战胜了‘大妈剧’?”记者问。
于正立马反驳:“《琅琊榜》、《伪装者》太耽美了好吧,一堆帅哥供你YY、男的一直开挂,男男还有CP。”
据说《上瘾》火了之后,于正在第一时间扫了很多耽美小说,他在《半妖倾城》里也设置了一对男男CP,但是“两个男生都太直了,导演也很直,美术也直。有一场戏,本来是两个人坐在木桶里洗澡擦身,我想象是一个浴缸大小的木桶,结果剧组花了100多万,搭了个大浴池,两个人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还有什么劲?”
虽然,《半妖倾城》打了男男CP,但是于正本人并不看好耽美:“正好被控制着所以会红,如果不被控制,很快就会被市场淘汰。发掘新题材很重要,但是表现形式新也很有趣。比如,我这个戏就是两个人互撩,张哲瀚看了剧本和我说跟《太阳的后裔》还是蛮像的。”
《半妖倾城》探班照。
“没自信的项目,我才用明星”
《半妖倾城》的女主角选择了并非科班出身纯新人的李一桐。于正工作室新签约的年轻艺人最小已经到了1999年,其中两位张逸杰、宋威龙都在此剧出现。但同时,于正剧也首次启用了黄景瑜、南笙、何泓姗等“网络红人”搭配。
于正说,自己曾有机会签吴磊,但《神雕侠侣》把他捧红后身价百倍,“错过这样一个机会后,我觉得自己也可以培养新人。”
远离过去“定势”走新概念,审美上和情节上向新锐人群靠拢,以网剧为重点发力,主推更年轻、更新鲜、成本更低的偶像艺人——未必不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是在解约事件频出的娱乐圈,倚靠新人回收成本似乎也并不能高枕无忧。
“我的心态并没有说这个艺人一定要自己独霸,我无条件用了杨幂和赵丽颖,到现在要请他们肯定要很贵的价钱,我也不会开口,我不为难人!”于正表示,他跟自己捧红的演员,很早以前开过一次口,“别人很为难,我就再也没有开过口”:“包括像我投资了一个游戏公司,他们要请杨幂代言,我都没跟杨幂说,他们用行价请她,我们到现场才见面,杨幂都觉得不可思议,她说你可以跟我说,我说,不需要!”
于正拿曾经旗下的艺人张雪迎举例:“有一天她父母来跟我谈,说光线要给她演《左耳》的女一号,但是必须要签她,我也无条件解约了,当天就把合同给她,最后股东都跟我翻脸。虽然最后她也没演成《左耳》,我知道后还挺不舒服的,但是也不想提了。太多公司跟艺人,我把你从零捧到很红了,结果你反过来恨我,还要告我。当年何晟铭走的时候我没有挽留,我们还是好朋友,他帮我唱歌,我们微博还互动。我过生日,冯绍峰他还是给我发短信。艺人大家一起走一段,就跟结婚一样,你不能跟他(她)变成怨偶。”
“我用新人每部戏都火,比如《陆贞传奇》,但我用明星的戏好像就一般般。所以我注定是给老天爷培养新人的。如果是我们公司别的项目,我只要对剧本没那么喜欢,我才会搭那些明星,因为我不自信。凡是我自信的项目,都不喜欢用明星。”于正称,直到现在,横店好多他做火的演员一直对他说,于老师,你是我这辈子最感激的人,但是他到横店,他们不约他,他也不约他们:“我很坦然的,他们好的时候,我要离他们远一点。”
《云巅之上》剧照
“拍完《云巅之上》,我觉得我拍了一部旷世巨作”
《半妖倾城》定档暑期档,《云巅之上》则一延再延,以至于“第一部讲述娱乐圈秘辛的电视剧”的头衔也被《重生之名流巨星》抢先。于正给出的解释是,他要求后期“精益求精”,他自信地宣称,《云巅之上》一旦推出,“会让整个娱乐圈震惊一下”。
“拍完后特别兴奋,因为我觉得,我拍了一部旷世巨作,但一做后期,电视台都恨死我了,档期一调再调,它的后期量实在太夸张了。《云巅之上》从去年10月份拍完,到混音、音乐、配音、调色全做完,就是特技没做完,总共才1000分钟的特技,跟《幻城》是同一个团队在做,但我就是不满意,不断返工。我一直在想《幻城》、《诛仙》怎么做得完啊,那么快。”
为什么特效会一改再改,于正表示,这部“横跨了6个时代”的电视剧,很多戏中戏场景是全绿布拍摄,“人需要直接抠出来镶嵌在背景中,每一帧都需要大量的特效”。
“你要看了《云巅之上》,你会爱死我的,我觉得《云巅之上》是我到目前为止最棒的一个戏,它颠覆了你对于角色的所有想象,讲的是男明星跟女明星之间势均力敌的爱情。”于正非常得意,“很多人觉得像令狐冲和东方不败,时装版的《甄嬛传》。这个戏几乎每个桥段都是真的,要么我经历的要么是我看到的。我这个戏,一点线都没有踩,但又把娱乐圈真实的情况写了。”
至于今后会不会以网络平台为主场,于正否认:“《美人为馅》之后,我会做个IP神话剧,投资3个亿,因为看到《海上牧云记》被刺激了一下,我希望拉着《寻龙诀》的美术一起做一个纯国内审美的大剧。不用明星,把钱花在制作上。”
先前颇有声势的项目《东宫》则暂时搁置:“《东宫》剧本做得很好,但是因为我个人比较矫情,我是不能够把所有的权力都交给一个大咖的。”
编剧和作家类似,要写出审美结构完全异化的作品并非易事。事实上,无论出于被动或主动,于正选择以改变应对低谷的决心是明显的,但是,这种决心能否兑现,最终需要观众检验。

大家喜欢

CopyRight © 2004-2019 剪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果因为版权或者别的原因需要删除,请联系管理员QQ1121002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