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翁媳】翁媳之间的关系凌乱了

发布:2017-03-07点击: 字体:[]

翁媳是什么意思,翁是公公,媳是儿媳妇。翁媳指的是在中国,公公与媳妇两者的总称,一种人类常见的伦理道德关系。

翁媳之间是什么关系

羊角城是个乡下老头,今年六十八岁了.黝黑的皮肤像棵老榆树皮,额头上布满了很深的皱纹,一向剃得精光光的秃顶上又长出了一些花白的头发.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令要苍老得多.

"唉!"盛夏的月夜,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阿房山的羊圈里,一边抽着老旱烟,一边望着门外的月光沉思:这狗日的好没良心?叫一声老爹就这么为难?

羊角城是个患有斑秃病的老头子.他有大大小小的六个子女.除了两个年长的女儿早已出嫁外,他还有四个儿子和四个儿媳妇.老头儿什么都不在乎,可这些年却有了一种说不出口的心病:那就是他的四个儿子媳妇儿自从洞房花烛那天喊过他一声爹后,二十多年了,就再也没有听见那一个媳妇儿主动叫他一声爹!

老头子觉着自已年纪大了,老伴早已扔下他去世了.自已的日子和快乐都是这一群不谙人事的羊羔和两头老牛一条看门狗带给他的.

老头有时候挺感激上苍的.因为斑秃这个病有遗传.不光自已是个斑秃老头.自已的四个儿子就有三个是斑秃,还有两个孙子也是这种样子.一个孙子还是白殿风.

一家人虽然人才上欠缺了些,但财富上却很幸运.自从村上把那些牛羊分到私人后,羊角头就开始大发了一笔小财.但老家伙挺有心计,从不对别人说自已有钱.当年就因为他手里有一群牛羊.所有,当别人家中穷得揭不开锅的时候,从没见他家短过吃的.

因为儿子和他一样,是个斑秃.所以,到了十七岁成家时,总有人嫌弃他们.只有这个莲叶姑娘的家人说:只要给他家送上十块大袁头,就让姑娘上门.

说老实话,羊角头半眼都没看上这个浑身上下蛇皮包裹的丑媳妇儿.但为了儿子他只好咬紧牙关,豁出去了.

"算了,丑妻肥牛家中宝,好在人家不嫌弃咱们一家秃子!"儿子不知是担心老爹吝嗇银子不给他成家还是怕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闷声闷气的对老爹打气说.

"也是啊.我还担心你不乐意呢,既是这样,那就让老驴头去说媒!"

……

"秃子们?吃饭啦!"每天一大早,媳妇们一做好了早饭,就开始站在当院吆喝一声!

于是,羊角城家的大大小小,祖孙三辈的老少秃子就不由自主的扔掉手里的檫把铁锹水桶扫把什么的,由各自忙活的地方冒出来,然后又各自端一个黑磁海碗,或蹲或蹴地大吃特吃起来.

这种场面持续了足有二十多年,当年那个羞人答答地长媳莲叶儿早已历练的人老珠黄.由原先那种大气儿都不敢多出的村姑,一跃成为一个邋遢的悍妇.要不是国家号召计划生育的话?说不定这婆娘一口气儿真地能给他们老羊家生那么一个加强团的斑秃呢.

还好,这大儿媳妇虽说是当年在娘家的村子里被人强暴过,但并不影响人种.因为,这个名叫莲叶儿的姑娘,打出了娘胎就整个一个怪物:先天性的朱儒不说,还长得怪模怪样儿的,个头又小又瘦,还长了一身的蛇皮肉.连脸蛋上都不例外.

村里的老光棍老驴头儿,因为一辈子没见过女人.就趁着莲叶儿还小,用了几个干巴巴的核桃就把小莲叶儿诱奸了.莲叶儿才十六岁.虽说还不懂男女之间的事情.但当她看到这个老淫棍从背后把她抱住的时候,便明白了,一个女孩子被一个老男人这么抱着,总归不是件好事.尤其是当老驴头儿那肮脏的带着满脸白胡须的嘴巴凑近她的脸蛋时.她吓得大叫一声;啊!

"别叫?别叫?瞧?我这里还有许多好吃的东西呢!"老驴头怕这死丫头这么一喊,坏了自已的兴致,急忙放开她,从墙角的木柜子里拿出几个泛着白霜的柿饼,对莲叶说:“你别喊,我这是喜欢你才抱你呢。要是这样,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

1

羊角城是个乡下老头,今年六十八岁了.黝黑的皮肤像棵老榆树皮,额头上布满了很深的皱纹,一向剃得精光光的秃顶上又长出了一些花白的头发.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令要苍老得多.

"唉!"盛夏的月夜,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阿房山的羊圈里,一边抽着老旱烟,一边望着门外的月光沉思:这狗日的好没良心?叫一声老爹就这么为难?

羊角城是个患有斑秃病的老头子.他有大大小小的六个子女.除了两个年长的女儿早已出嫁外,他还有四个儿子和四个儿媳妇.老头儿什么都不在乎,可这些年却有了一种说不出口的心病:那就是他的四个儿子媳妇儿自从洞房花烛那天喊过他一声爹后,二十多年了,就再也没有听见那一个媳妇儿主动叫他一声爹!

老头子觉着自已年纪大了,老伴早已扔下他去世了.自已的日子和快乐都是这一群不谙人事的羊羔和两头老牛一条看门狗带给他的.

老头有时候挺感激上苍的.因为斑秃这个病有遗传.不光自已是个斑秃老头.自已的四个儿子就有三个是斑秃,还有两个孙子也是这种样子.一个孙子还是白殿风.

一家人虽然人才上欠缺了些,但财富上却很幸运.自从村上把那些牛羊分到私人后,羊角头就开始大发了一笔小财.但老家伙挺有心计,从不对别人说自已有钱.当年就因为他手里有一群牛羊.所有,当别人家中穷得揭不开锅的时候,从没见他家短过吃的.

因为儿子和他一样,是个斑秃.所以,到了十七岁成家时,总有人嫌弃他们.只有这个莲叶姑娘的家人说:只要给他家送上十块大袁头,就让姑娘上门.

说老实话,羊角头半眼都没看上这个浑身上下蛇皮包裹的丑媳妇儿.但为了儿子他只好咬紧牙关,豁出去了.

"算了,丑妻肥牛家中宝,好在人家不嫌弃咱们一家秃子!"儿子不知是担心老爹吝嗇银子不给他成家还是怕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闷声闷气的对老爹打气说.

"也是啊.我还担心你不乐意呢,既是这样,那就让老驴头去说媒!"

……

"秃子们?吃饭啦!"每天一大早,媳妇们一做好了早饭,就开始站在当院吆喝一声!

于是,羊角城家的大大小小,祖孙三辈的老少秃子就不由自主的扔掉手里的檫把铁锹水桶扫把什么的,由各自忙活的地方冒出来,然后又各自端一个黑磁海碗,或蹲或蹴地大吃特吃起来.

这种场面持续了足有二十多年,当年那个羞人答答地长媳莲叶儿早已历练的人老珠黄.由原先那种大气儿都不敢多出的村姑,一跃成为一个邋遢的悍妇.要不是国家号召计划生育的话?说不定这婆娘一口气儿真地能给他们老羊家生那么一个加强团的斑秃呢.

还好,这大儿媳妇虽说是当年在娘家的村子里被人强暴过,但并不影响人种.因为,这个名叫莲叶儿的姑娘,打出了娘胎就整个一个怪物:先天性的朱儒不说,还长得怪模怪样儿的,个头又小又瘦,还长了一身的蛇皮肉.连脸蛋上都不例外.

村里的老光棍老驴头儿,因为一辈子没见过女人.就趁着莲叶儿还小,用了几个干巴巴的核桃就把小莲叶儿诱奸了.莲叶儿才十六岁.虽说还不懂男女之间的事情.但当她看到这个老淫棍从背后把她抱住的时候,便明白了,一个女孩子被一个老男人这么抱着,总归不是件好事.尤其是当老驴头儿那肮脏的带着满脸白胡须的嘴巴凑近她的脸蛋时.她吓得大叫一声;啊!

"别叫?别叫?瞧?我这里还有许多好吃的东西呢!"老驴头怕这死丫头这么一喊,坏了自已的兴致,急忙放开她,从墙角的木柜子里拿出几个泛着白霜的柿饼,对莲叶说:“你别喊,我这是喜欢你才抱你呢。要是这样,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


网友评论内容:

相关文章

大家喜欢

CopyRight © 2004-2019 剪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果因为版权或者别的原因需要删除,请联系管理员QQ1121002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