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首山的笑话笑话搞笑|段子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修女和小修女的发泄
有个修道院住着一个老修女和一个小修女,小修女从小就住在修道院现在已经十九岁了,长得亭亭玉立,
  但是却越来越有思春的倾向,她觉得这种愿望是很罪恶的,但又不知如何排解,於是向老修女吐露心事
  小修女说:老修女,我最近老是会想到男人怎麽办才好老修女同情的看着小修女然後转身拉开抽屉拿了一把左轮递给小修女说:如果有再对男人的渴求,就自给跑到後山去朝天空开一枪,那麽你的思绪就会平静下来
  小修女於是照做,砰的开一枪,说来奇怪,她的心绪马上平静下了
  日复一日,小修女都用这方法消灭自几需求,然而随着年纪增长,她发现需要开更多的枪才能解除欲望,自此後她所打出的子弹日益增多,终於有一天一囗气把左轮的子弹全部打完,可是令她吃惊的是她还不能消除自给的渴望突然想到老修女年纪这麽大了,她一定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决於是小修女到老修女房间请教
  走进一看差点昏倒--------老修女穿着篮波装,背着两把机枪,腰上还挂着一排首榴弹,拖着一门大炮
  双眼通红的往外头走,准备大肆发泄一番........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水浒新传三
(朱富朱贵兄弟酒店的网络咖啡屋)  屋里弥漫着浓浓的烟味,其中参杂着咖啡的缕缕香气,林冲正在和花荣,秦明,  关胜……还有几个小喽罗在踩红色警报,林冲刚刚把花荣的主基地打爆,正追  着花荣满屏跑嘴里还不停的叫关胜:  "狗剩(关胜的外号),帮我守基地,我马上就把花荣踩扁了。"  "妹夫,妹夫,快救我。"花荣朝秦明喊。  "往我基地跑,我这有个箱子,肯定是基地车,快来。"  "我来了。"
"我说棒锤(秦明外号,因使棒而得),投降算了,你一家赢不了的。"林冲道。  "豹腚,你别狂,我坦克多的是。"
"狗剩冲了,踩扁他们。"
"轰"花荣自爆了,秦明还在扛,只不过是靠几个小兵跟人捉迷藏。  "唉,论智慧,论经验,我比林冲都高那么一点点;可是狗剩在他一边,他就比  我高那么一点点。"花荣有点不服,又很无奈的说。  "就是因为有你这个累赘,所以他才比我高那么一点点。"
"林头领,有人骂咱梁山兄弟。"一个在上网的小兵对林冲说。  "在哪?"  "BBS梁山快讯。"  "好,我马上来"
原来,关于支边少女的分配问题,引起了梁山,方腊,田虎,王庆的  大争论。
首先是王庆的手下认为分配不公,梁山和方腊也没什么过人之处,  凭什么他们分的少女多一些,结果招来粱山众人的唾骂,还有方腊的  人也赶来助威,惹的田虎的喽罗也来凑热闹,在加上京师和大辽的  网虫,好热闹。
李逵根本就是在骂大街,鲁智深找了两个五笔高手,他骂,那两打,好激烈。林  冲也抱起了键盘,他没事就泡网,而且梁山第一台电脑,就是他从山下劫的,招  安的条件中那一条为梁山架设网线,就是他提出的。
  林冲先看了一下大家在谈什么,首先Re了一篇 把王  庆说的一无是处,然后又Re高俅的 ,将高俅的种种  劣迹跃恢缴稀?nbsp;
不想大辽的网虫发了篇 。责怪梁山最先受招安,把农  民起义军,推上了断头台,此文一出,梁山受到了方腊,田虎,把王庆说的一无是  处,然后又Re高俅的 ,将  高俅的种种劣迹跃然纸上。
不想大辽的网虫发了篇, 。责怪梁山最先受招安,把  农民起义军,推上了断头台,此文一出,梁山受到了方腊,田虎,王庆,大辽的一  起攻击,本来此事梁山理亏,许多人都不知发什么。  还是朱武脑子快,很快就Re了一篇,抵御外侵为由,大书特书梁山的民族精神,  及形成全国统一战线的必要性。
这一下受到了京师虫虫的支持,QiuGao,JingCai,GuanTong。。等纷纷灌水。  文章里只写一句"i agree"。
还是吴用威猛,上来一句"本版禁止发表政治性文章,更不准说脏话。发现一  律删! 删! 删!"随后删文一千余篇。这才稍稍安静一些。
忽然,"嘟"的一声。  "站长通知:山下来活了,值班人员迅速到位。"  "嘟"  "站长通知: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bibi……ibi……bibi……"林冲的传呼响了,一看是萧让发的信息----祝你凯旋。  "各位,在下当班,我去去就回。"说完,身行一转,到断金亭报到去了。
林冲来到断金亭,一看就知道不可能速战速决了,因为同出任务的是吴用,  公孙胜和李逵。  李逵是急性人不用说,吴用是梁山有名的"我是以理服人。"公孙胜则是人  称"公孙叨长",就是因为爱唠叨。
"林教头,你也来了,我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我们要用梁山特有的方式打劫  他们,我们要以理服人。"吴用知道林冲的脾气,所以先开口堵了林冲的嘴。  "哦,吴学就作指挥,应该,应该。"林冲也不好说别的。
"好了,临出发前,我给大家讲一下纪律,阿……没有纪律……阿……  阿……是不行地……阿……"  "我们要以理服人"众喽罗齐喊。  "阿……对……下面让林教头讲几句,大家欢迎。"吴用带头鼓掌。
"出发。"林冲只讲了两个字。
梁山人马来到山下,在开阔地一字排开,把一队人马栏了下来。  "前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赶快放下刀枪,双手放在头上走出来,  再重复一遍……"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抢劫。"那队人中领头的问。  吴用不等别人答话,自己先开了腔: "我是江湖人称智多星的……吴……用,  吴是三国群英东吴的吴, 用是大材小用的用。尔等可曾听说?"
"没听说过没关系。"公孙胜搭话了,  "还有我,我是入云龙……咳。咳。公孙胜。"公孙胜边说边挽了几个剑花。  (重喽罗打出粱山必胜的大旗)  "公是公共厕所的公,孙是孙猴的孙。"吴用白了他一眼,补充道。  "你……?"  "怎么了,就是那两个字嘛,我是以理服人呀。"
"你们俩别吵了,还有我呢!"李逵冲上来喊起来,  "我是黑旋风李逵,李是黑旋风李逵的李,逵是黑旋风李逵的逵。  是不是很恐怖呀?"  (轰,重喽罗倒了)
此时对方阵中一个矮胖男人凑到为首的人耳根。  "老陈,看那书生模样之人,柔若无力,其实肯定是高手,绝对是太极神功出神  入化,所以看起来就象不会武功一样。再看那背剑的道士仙风秀骨,剑走游龙,  也不是一般人物。那使斧的孔武有力,身沉腿稳,武功不在那二人之下。只有  那使枪的一脸腊黄,到好对复。"  "老王,你看如何迎敌?"  "我来制服那使枪的,其余的交给你了。"  刚好此时林冲说话:  "在下林冲。"  (轰,那胖子落于马下。)
林冲刚报完名,只见从对方阵中窜出几人,  脚步稳健,转眼来到林冲面前。  "你是林冲?"  "正是在下。"
"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呀?"  "给我也签一个。。"  "还有我……"  "……"  (轰,梁山喽罗倒了一半)
林冲拿过签名册一看,  "林冲小档案:  林冲,  生日:(保密)  属小白兔。  最爱的颜色:白中加点黑,在兑点绿。  最爱看的电影:铁达尼号  最爱的影星:周星驰  最爱的……
"你们这是从哪搞来的,这是我嘛?"林冲都不敢相信。  "是阿,京都周末登的,不光有你,还有花荣,  你看这是这周的,登得是武松……"  林冲接过报纸一看,撰稿人---吴用。
再看头版,连载:我和潘金莲不得不说的故事。  还有梁山往事,我所认识的土匪头……
林冲刚要发作,又一想,这次吴用是总指挥,他要  让我独挑他们报仇,岂不坏了,忍忍再说。  "叫你们队长答话。"
对方队伍中并无人回话,林冲压了压火气"那边有管事的吗?"  还是没人出来应声。"那我可就过去了啊!"林冲一横长枪说道。  对方阵中乱了一会,刚才那个打算单挑林冲的胖子一步三回头的走过来。  "哈哈哈,久仰久仰"胖子在离林冲十丈远的地方站住,大声打招呼。  "你这厮姓甚名谁?"林冲问。  "我姓什么我知道,叫什么我也知道,就不告诉你"  "却是为何?"林冲有点搞不明白了  "你们不是不斩无名之辈嘛"  "少废话,赶快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林冲用大枪指着那胖子说  "我们都是朝廷公务员,坐办公室的" 胖子一脸无奈"我们真的没钱啊!"  "胡说,没钱你们吃什么?"  "每人就带了几大包方便面"胖子解释道。  "方便面也行!营多营多吃了再说"李逵在后面早等不及了,听说有方便面吃  一个箭步冲过来,就要搜旅行包。吓的胖子面如土色连声哀求。  "李逵贤弟不可无礼!人家是朝廷命官"就在此时,打劫总指挥吴用走上来  喝住了李逵,然后笑咪咪的对胖子说:"在下是此次打劫的总负责,虽然你们  是朝廷公务员,但强盗面前人人平等,您该掏的还是应该掏啊!如果我们这次  放过你们,怎么对的起以前被我们抢过的同志?"  面对"以理服人"的吴用,胖子也实在没了办法,只好说:"我是'大宋net'  东京电报局信息科技扶贫服务团的,要不我先给几位打个欠条……"  言还未了,只听一声怒吼"原来是你这鸟人,害的我好苦",林冲血贯瞳人  的又冲了上来"你还认得大爷否?上次俺奉大哥差遣去东京办入网,就是你这  厮硬要俺在你们局买猫,结果每只比村里贵300多块,大哥还以为俺吃了回扣"   "您、您认错人了吧?"胖子有点含糊了。  "认错?你丫不就是东京电报局的一科长吗?今天爷爷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林冲暴跳如雷,用枪指着胖子的头。  "林冲兄弟,不要用枪指着我的头……"  "不许叫我的名字,叫我头领!!!!"  "头……头领,我不作科长很……久了"胖子含着眼泪,满腔悲愤的说  出一番话来,众头领听得目瞪口呆。  正是:京中人事风雨变,远在梁山哪得知。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女怕嫁错郎 男怕上错床
女人推辞心情不好,说不干。可顾恺之却道,“做吧,做吧,人生能有几回‘勃’。”做完房事之后,顾恺之出来,朋友们问,“场面如何?”顾恺之长发一甩,道,“汗如倾河注海,声如震雷破山。”朋友们一听,集体道了一声,“靠――拽!”正当顾恺之听得洋洋得意面露骄矜之色时,女人“砰”地一声从阁楼上推开窗户,朝下破口大骂道,“顾恺之,你丫的,闪电战型的男人,我呸!”“不会吧?五分钟也叫闪电战!?”顾恺之还要理论,这时,他的朋友们已经大笑了起来。“羞死我了,羞死我了”,顾恺之一见情形不对,大叫着连忙逃走。     根据顾恺之事后的记忆,在他逃走的这次过程中,不小心踢飞正在搔首弄姿的母鸡一只,踢跑正在“嘎嘎嘎”对唱情歌的扁嘴鸭两只,引发公狗母狗对叫二十二次,撞倒男人三次,吓跑女人五次,最后,掉到毛坑一次。     现在,顾恺之正困在毛坑里,已经大约半个时辰。     “天那,救救我吧!”顾恺之第一百零三次这样叫时,一个肩担着两个粪桶的农妇正好经过,农妇放下肩上的担子道,“叫什么叫,大白天的,顾恺之,你在毛坑里叫什么叫!”     “大姐,你怎么知道我叫顾恺之?!”     “废话!去年,你在瓦官寺画了一幅维摩诘像,一下子募集到了一百多万钱,现在,整个建康城里,哪个不知道你!”     “我的知名度这么高?不会吧,大姐!”     “知名度是很高,不过美誉度就很低了”,农妇说着双手掐着腰站在坑边,“顾恺之,我听说你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头往根吃,别人问你原因,你说这叫越吃越甜渐入佳境是不是?”     “是啊,大姐。难道对这个你有意见?”     “对这个我到没意见。不过,你把你的这个观点用到追女孩子身上我就有意见了。我听说,你每次看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时,首先不是去追这个漂亮的女孩,而是先去追几个相貌丑陋程度不同的女孩做铺垫。对这种做法,你把它叫做越追越爽法或者渐入佳境法是不是!”     顾恺之眨了眨眼睛,“大姐,这是我的不是。以后,我一定改。不过现在,你先把我从毛坑里救出来好不好?”     农妇往毛坑四壁看了看,摇摇头道,“不行,这个毛坑又大又深,我不好救。不如你自己爬上来吧。”     “大姐,拜托,麻烦用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不好?如果我自己能爬出来,我还要你救做什么!”     “不要说丧气话嘛,你们读书人不是经常说,从哪里摔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嘛!现在,有这么一个从毛坑里跌倒就从毛坑里爬起来的大好机会,你怎么能不珍惜呢?”     “你救不救?不救,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     “这样不好吧。年轻人,说话是要负责任DI。”女人说着拿起扁担往毛坑下放。     “哇,大姐,你答应救我了?!”顾恺之举起手在毛坑里高兴地大叫道。     “我不是救你,我是要用扁担打你。我叫你还乱说话不!” 
  从顾恺之“闪电战男”的称号和“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的话语在建康城里流传开以后,顾恺之待在家里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     在这三个月里,邻家女孩秀芝来过五次。 
  秀芝来得第一次,是一个风高云淡的大白天。那天,秀芝一进屋就对顾恺之说,“你说你爱我?”     “是啊。千真万确。万确千真。”     “可是我听说你有三妻四妾的思想。而且,你这个三妻四妾的思想与别人的不同。你是每天都有,每天都新。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年你就有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三妻四妾的思想。”     “其实,这些,我只不过是想想而已,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我想,你不应该因此而对我的道德水平产生怀疑。”     “想想?你所谓的想想是什么?是意淫?”     “意淫太直接了吧。是神交而已。”     “神交?神交是什么?精神上的交配!?” 
  秀芝来得第二次,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那天,顾恺之正端着酒杯站在院子里吟诗。秀芝一见到顾恺之就说,“说,你为什么要在你家的墙壁上画上我的像?”     “我想通过此告诉你,我的心里有你,我的家里有你。”     “呵――你也太无耻加天真了吧。还有,为什么我的画像上没有眼珠,你是不是想通过此来告诉我,我是有眼无珠!”     “错!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现在,我之所以还没有画你的眼睛,那是因为我还不能完全了解你的心灵。”     “好,这个就算你说得在理。可为什么我画像上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个骚货!” 
  秀芝来得第三次,顾恺之正袒腹仰卧在屋里靠东墙的床上。在顾恺之所知道的“东床快婿”的传闻里,年轻时候的王羲之,就是这样的造型在二十多个候选兄弟中突颖而出,被太尉郗鉴选为女婿的。这次,顾恺之已料到秀芝要来。所以,现在,他便也摆出了这么一个姿势。当秀芝急冲冲推门进屋看到这样姿势的顾恺之时,秀芝站住了,“顾恺之,你给我起来,我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     “怎么了”,顾恺之爬起来,“眼珠我不是刚刚画上去了吗。”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传神!姿势画得这么性感!你这样赤裸裸地暴露了我的内心,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自己!”     “这样不好吗?不仅表达了你内心的诉说,又表达了你与这个世界的沟通。秀芝,你要知道,我是一个画者,一个写者,对我来说,无论是绘画,还是写作,都是我的一个诉说的过程,一个沟通的过程。”     “是心与心的诉说心与心的沟通是不是?”     “是。”顾恺之眨了眨眼睛,“秀芝,当你说出这样的话时,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吗?我想说得不是‘我爱你’,是‘我找到我自己了’。”     秀芝睁大眼睛,“顾恺之,你也知道吗,当你说出这样的话,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就知道你的左手要来抓我的右手,你的右手要来搂我的腰,乘机占我的便宜了。”     “给点面子行不行?你这样说,让我很为难的。现在,你说,我这手是搂你还是不搂你。”     “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你为什么要在我的画像旁边写上:‘虽然我的眼神是纯洁的,但我的骨子里还是想骚的’?” 
  秀芝来得第四次,顾恺之将刚刚创作好的《洛神赋图》挂了出来,“怎么样?我画的。”     “画得不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男的在死不要脸地追一个女的。”     “说对了。”顾恺之说着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秀芝,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不可以不喜欢我的画。当有一天,你发现你喜欢上我的画时,你也就会慢慢地发现,你也喜欢上了我的诉说,我的沟通。”     “是吗?”     “是。”     “可是,你认为画中的男人能追到画中的女人吗?”     “能!只要精神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秀芝来得第五次,顾恺之正面朝墙壁盘座在床上,“豁达,是一切都看在眼里,又一切都不看在眼里。冷漠,是一切都不看在眼里。秀芝,你告诉我,对你,为什么,我豁达不得,冷漠又不得?”     “说完了?”     “没有。还有最后两句。”顾恺之说着缓缓转过身,面对着秀芝,“人最大的智慧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是对待生活以及处理生活的态度。因为,问题是一个无限的范畴,而生活是一个有限的范畴。”     “好,说完了。那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女怕嫁错郎,男怕上错床’的问题。”     “秀芝,我看这个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吧?!在给你的信上我已经写得很细致很深入了。女怕嫁错郎,关键是在一个‘怕’字,男怕上错床,关键是在一个‘错’字。”     “依你的这个意思,那也就是说,只要我不‘怕’,你不‘错’,那么,我们便就可以一个可嫁,一个可上了?”     “对。” 
  三个月以后,当顾恺之从自家门口出去的时候,建康城的人发现,顾恺之的身旁多了一个女人。一些好奇的看到了就问,“这个女人是谁呀?”其中知情的听到了便说,“秀芝。顾恺之他老婆。”“不会吧?身材这么好!”每次顾恺之听到问话人这么说,他都会回过头冲那人笑一笑道:“关――你――屁――事――”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发泄
有个修道院住着一个老修女和一个小修女,小修女从小就住在修道院现在已经十九岁了,长得亭亭玉立, 但是却越来越有思春的倾向,她觉得这种愿望是很罪恶的,但又不知如何排解,於是向老修女吐露心事  小修女说:老修女,我最近老是会想到男人怎麽办才好老修女同情的看着小修女然後转身拉开抽屉拿了一把左轮递给小修女说:如果有再对男人的渴求,就自给跑到後山去朝天空开一枪,那麽你的思绪就会平静下来.  小修女於是照做,砰的开一枪,说来奇怪,她的心绪马上平静下了  日复一日,小修女都用这方法消灭自几需求,然而随着年纪增长,她发现需要开更多的枪才能解除欲望,自此後她所打出的子弹日益增多,终於有一天一囗气把左轮的子弹全部打完,可是令她吃惊的是她还不能消除自给的渴望突然想到老修女年纪这麽大了,她一定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决於是小修女到老修女房间请教,走进一看差点昏倒--------老修女穿着篮波装,背着两把机枪,腰上还挂着一排首榴弹, 拖着一门大炮, 双眼通红的往外头走,准备大肆发泄一番........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女怕嫁错郎 男怕上错床
  女人推辞心情不好,说不干。可顾恺之却道,“做吧,做吧,人生能有几回‘勃’。”做完房事之后,顾恺之出来,朋友们问,“场面如何?”顾恺之长发一甩,道,“汗如倾河注海,声如震雷破山。”朋友们一听,集体道了一声,“靠――拽!”正当顾恺之听得洋洋得意面露骄矜之色时,女人“砰”地一声从阁楼上推开窗户,朝下破口大骂道,“顾恺之,你丫的,闪电战型的男人,我呸!”“不会吧?五分钟也叫闪电战!?”顾恺之还要理论,这时,他的朋友们已经大笑了起来。“羞死我了,羞死我了”,顾恺之一见情形不对,大叫着连忙逃走。     根据顾恺之事后的记忆,在他逃走的这次过程中,不小心踢飞正在搔首弄姿的母鸡一只,踢跑正在“嘎嘎嘎”对唱情歌的扁嘴鸭两只,引发公狗母狗对叫二十二次,撞倒男人三次,吓跑女人五次,最后,掉到毛坑一次。     现在,顾恺之正困在毛坑里,已经大约半个时辰。     “天那,救救我吧!”顾恺之第一百零三次这样叫时,一个肩担着两个粪桶的农妇正好经过,农妇放下肩上的担子道,“叫什么叫,大白天的,顾恺之,你在毛坑里叫什么叫!”     “大姐,你怎么知道我叫顾恺之?!”     “废话!去年,你在瓦官寺画了一幅维摩诘像,一下子募集到了一百多万钱,现在,整个建康城里,哪个不知道你!”     “我的知名度这么高?不会吧,大姐!”     “知名度是很高,不过美誉度就很低了”,农妇说着双手掐着腰站在坑边,“顾恺之,我听说你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头往根吃,别人问你原因,你说这叫越吃越甜渐入佳境是不是?”     “是啊,大姐。难道对这个你有意见?”     “对这个我到没意见。不过,你把你的这个观点用到追女孩子身上我就有意见了。我听说,你每次看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时,首先不是去追这个漂亮的女孩,而是先去追几个相貌丑陋程度不同的女孩做铺垫。对这种做法,你把它叫做越追越爽法或者渐入佳境法是不是!”     顾恺之眨了眨眼睛,“大姐,这是我的不是。以后,我一定改。不过现在,你先把我从毛坑里救出来好不好?”     农妇往毛坑四壁看了看,摇摇头道,“不行,这个毛坑又大又深,我不好救。不如你自己爬上来吧。”     “大姐,拜托,麻烦用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不好?如果我自己能爬出来,我还要你救做什么!”     “不要说丧气话嘛,你们读书人不是经常说,从哪里摔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嘛!现在,有这么一个从毛坑里跌倒就从毛坑里爬起来的大好机会,你怎么能不珍惜呢?”     “你救不救?不救,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     “这样不好吧。年轻人,说话是要负责任DI。”女人说着拿起扁担往毛坑下放。     “哇,大姐,你答应救我了?!”顾恺之举起手在毛坑里高兴地大叫道。     “我不是救你,我是要用扁担打你。我叫你还乱说话不!” 
  从顾恺之“闪电战男”的称号和“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的话语在建康城里流传开以后,顾恺之待在家里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     在这三个月里,邻家女孩秀芝来过五次。 
  秀芝来得第一次,是一个风高云淡的大白天。那天,秀芝一进屋就对顾恺之说,“你说你爱我?”     “是啊。千真万确。万确千真。”     “可是我听说你有三妻四妾的思想。而且,你这个三妻四妾的思想与别人的不同。你是每天都有,每天都新。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年你就有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三妻四妾的思想。”     “其实,这些,我只不过是想想而已,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我想,你不应该因此而对我的道德水平产生怀疑。”     “想想?你所谓的想想是什么?是意淫?”     “意淫太直接了吧。是神交而已。”     “神交?神交是什么?精神上的交配!?” 
  秀芝来得第二次,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那天,顾恺之正端着酒杯站在院子里吟诗。秀芝一见到顾恺之就说,“说,你为什么要在你家的墙壁上画上我的像?”     “我想通过此告诉你,我的心里有你,我的家里有你。”     “呵――你也太无耻加天真了吧。还有,为什么我的画像上没有眼珠,你是不是想通过此来告诉我,我是有眼无珠!”     “错!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现在,我之所以还没有画你的眼睛,那是因为我还不能完全了解你的心灵。”     “好,这个就算你说得在理。可为什么我画像上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个骚货!” 
  秀芝来得第三次,顾恺之正袒腹仰卧在屋里靠东墙的床上。在顾恺之所知道的“东床快婿”的传闻里,年轻时候的王羲之,就是这样的造型在二十多个候选兄弟中突颖而出,被太尉郗鉴选为女婿的。这次,顾恺之已料到秀芝要来。所以,现在,他便也摆出了这么一个姿势。当秀芝急冲冲推门进屋看到这样姿势的顾恺之时,秀芝站住了,“顾恺之,你给我起来,我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     “怎么了”,顾恺之爬起来,“眼珠我不是刚刚画上去了吗。”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传神!姿势画得这么性感!你这样赤裸裸地暴露了我的内心,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自己!”     “这样不好吗?不仅表达了你内心的诉说,又表达了你与这个世界的沟通。秀芝,你要知道,我是一个画者,一个写者,对我来说,无论是绘画,还是写作,都是我的一个诉说的过程,一个沟通的过程。”     “是心与心的诉说心与心的沟通是不是?”     “是。”顾恺之眨了眨眼睛,“秀芝,当你说出这样的话时,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吗?我想说得不是‘我爱你’,是‘我找到我自己了’。”     秀芝睁大眼睛,“顾恺之,你也知道吗,当你说出这样的话,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就知道你的左手要来抓我的右手,你的右手要来搂我的腰,乘机占我的便宜了。”     “给点面子行不行?你这样说,让我很为难的。现在,你说,我这手是搂你还是不搂你。”     “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你为什么要在我的画像旁边写上:‘虽然我的眼神是纯洁的,但我的骨子里还是想骚的’?” 
  秀芝来得第四次,顾恺之将刚刚创作好的《洛神赋图》挂了出来,“怎么样?我画的。”     “画得不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男的在死不要脸地追一个女的。”     “说对了。”顾恺之说着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秀芝,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不可以不喜欢我的画。当有一天,你发现你喜欢上我的画时,你也就会慢慢地发现,你也喜欢上了我的诉说,我的沟通。”     “是吗?”     “是。”     “可是,你认为画中的男人能追到画中的女人吗?”     “能!只要精神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秀芝来得第五次,顾恺之正面朝墙壁盘座在床上,“豁达,是一切都看在眼里,又一切都不看在眼里。冷漠,是一切都不看在眼里。秀芝,你告诉我,对你,为什么,我豁达不得,冷漠又不得?”     “说完了?”     “没有。还有最后两句。”顾恺之说着缓缓转过身,面对着秀芝,“人最大的智慧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是对待生活以及处理生活的态度。因为,问题是一个无限的范畴,而生活是一个有限的范畴。”     “好,说完了。那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女怕嫁错郎,男怕上错床’的问题。”     “秀芝,我看这个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吧?!在给你的信上我已经写得很细致很深入了。女怕嫁错郎,关键是在一个‘怕’字,男怕上错床,关键是在一个‘错’字。”     “依你的这个意思,那也就是说,只要我不‘怕’,你不‘错’,那么,我们便就可以一个可嫁,一个可上了?”     “对。” 
  三个月以后,当顾恺之从自家门口出去的时候,建康城的人发现,顾恺之的身旁多了一个女人。一些好奇的看到了就问,“这个女人是谁呀?”其中知情的听到了便说,“秀芝。顾恺之他老婆。”“不会吧?身材这么好!”每次顾恺之听到问话人这么说,他都会回过头冲那人笑一笑道:“关――你――屁――事――”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发泄
  有个修道院住着一个老修女和一个小修女,小修女从小就住在修道院现在已经十九岁了,长得亭亭玉立, 但是却越来越有思春的倾向,她觉得这种愿望是很罪恶的,但又不知如何排解,於是向老修女吐露心事
    小修女说:老修女,我最近老是会想到男人怎麽办才好老修女同情的看着小修女然後转身拉开抽屉拿了一把左轮递给小修女说:如果有再对男人的渴求,就自给跑到後山去朝天空开一枪,那麽你的思绪就会平静下来
    小修女於是照做,砰的开一枪,说来奇怪,她的心绪马上平静下了
    日复一日,小修女都用这方法消灭自几需求,然而随着年纪增长,她发现需要开更多的枪才能解除欲望,自此後她所打出的子弹日益增多,终於有一天一囗气把左轮的子弹全部打完,可是令她吃惊的是她还不能消除自给的渴望突然想到老修女年纪这麽大了,她一定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决於是小修女到老修女房间请教
    走进一看差点昏倒--------老修女穿着篮波装,背着两把机枪,腰上还挂着一排首榴弹, 拖着一门大炮, 双眼通红的往外头走,准备大肆发泄一番........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大肆发泄
  有个修道院住着一个老修女和一个小修女,小修女从小就住在修道院现在已经十九岁了,长得亭亭玉立,但是却越来越有思春的倾向,她觉得这种愿望是很罪恶的,但又不知如何排解,於是向老修女吐露心事小修女说:老修女,我最近老是会想到男人怎麽办才好老修女同情的看着小修女然後转身拉开抽屉拿了一把左轮递给小修女说:如果有再对男人的渴求,就自给跑到後山去朝天空开一枪,那麽你的思绪就会平静下来小修女於是照做,砰的开一枪,说来奇怪,她的心绪马上平静下了日复一日,小修女都用这方法消灭自几需求,然而随着年纪增长,她发现需要开更多的枪才能解除欲望,自此後她所打出的子弹日益增多,终於有一天一囗气把左轮的子弹全部打完,可是令她吃惊的是她还不能消除自给的渴望突然想到老修女年纪这麽大了,她一定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决於是小修女到老修女房间请教走进一看差点昏倒--------老修女穿着篮波装,背着两把机枪,腰上还挂着一排首榴弹,拖着一门大炮双眼通红的往外头走,准备大肆发泄一番........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大肆发泄
  有个修道院住着一个老修女和一个小修女,小修女从小就住在修道院现在已经十九岁了,长得亭亭玉立,但是却越来越有思春的倾向,她觉得这种愿望是很罪恶的,但又不知如何排解,於是向老修女吐露心事小修女说:老修女,我最近老是会想到男人怎麽办才好老修女同情的看着小修女然後转身拉开抽屉拿了一把左轮递给小修女说:如果有再对男人的渴求,就自给跑到後山去朝天空开一枪,那麽你的思绪就会平静下来小修女於是照做,砰的开一枪,说来奇怪,她的心绪马上平静下了日复一日,小修女都用这方法消灭自几需求,然而随着年纪增长,她发现需要开更多的枪才能解除欲望,自此後她所打出的子弹日益增多,终於有一天一囗气把左轮的子弹全部打完,可是令她吃惊的是她还不能消除自给的渴望突然想到老修女年纪这麽大了,她一定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决於是小修女到老修女房间请教走进一看差点昏倒--------老修女穿着篮波装,背着两把机枪,腰上还挂着一排首榴弹,拖着一门大炮双眼通红的往外头走,准备大肆发泄一番........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发泄
有个修道院住着一个老修女和一个小修女,小修女从小就住在修道院现在已经十九岁了,长得亭亭玉立, 但是却越来越有思春的倾向,她觉得这种愿望是很罪恶的,但又不知如何排解,於是向老修女吐露心事小修女说:老修女,我最近老是会想到男人怎麽办才好老修女同情的看着小修女然後转身拉开抽屉拿了一把左轮递给小修女说:如果有再对男人的渴求,就自给跑到後山去朝天空开一枪,那麽你的思绪就会平静下来小修女於是照做,砰的开一枪,说来奇怪,她的心绪马上平静下了日复一日,小修女都用这方法消灭自几需求,然而随着年纪增长,她发现需要开更多的枪才能解除欲望,自此後她所打出的子弹日益增多,终於有一天一囗气把左轮的子弹全部打完,可是令她吃惊的是她还不能消除自给的渴望突然想到老修女年纪这麽大了,她一定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决於是小修女到老修女房间请教走进一看差点昏倒--------老修女穿着篮波装,背着两把机枪,腰上还挂着一排首榴弹, 拖着一门大炮, 双眼通红的往外头走,准备大肆发泄一番........
显示/隐藏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发泄
有个修道院住着一个老修女和一个小修女,小修女从小就住在修道院现在已经十九岁了,长得亭亭玉立, 但是却越来越有思春的倾向,她觉得这种愿望是很罪恶的,但又不知如何排解,於是向老修女吐露心事  小修女说:老修女,我最近老是会想到男人怎麽办才好老修女同情的看着小修女然後转身拉开抽屉拿了一把左轮递给小修女说:如果有再对男人的渴求,就自给跑到後山去朝天空开一枪,那麽你的思绪就会平静下来  小修女於是照做,砰的开一枪,说来奇怪,她的心绪马上平静下了  日复一日,小修女都用这方法消灭自几需求,然而随着年纪增长,她发现需要开更多的枪才能解除欲望,自此後她所打出的子弹日益增多,终於有一天一囗气把左轮的子弹全部打完,可是令她吃惊的是她还不能消除自给的渴望突然想到老修女年纪这麽大了,她一定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决於是小修女到老修女房间请教  走进一看差点昏倒--------老修女穿着篮波装,背着两把机枪,腰上还挂着一排首榴弹, 拖着一门大炮, 双眼通红的往外头走,准备大肆发泄一番........
显示/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