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梁山的笑话笑话搞笑|段子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少女支边
(宋江卧室)
"宋大哥,宋大哥.."
宋江赶紧拿了件睡衣穿上,快步走到大厅,
"出甚么事了?"
"宋江哥哥,朝庭给了我们山寨几个支边少女,解决一下大龄青年问题."戴宗说.
"是吗?好事呀."又一想这事难办,这么多人怎么分呀?
"戴头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到忠义堂开会."
(午饭刚过)
宋江正在写明天开会的发言稿,涂了改,改了涂的.
只见门帘一挑,吴用走了进来,
"宋大哥,听说戴头领回来了,有什么新消息没有?"
宋江心想:老狐狸,明知故问,我看你要打什么鬼主意.
"阿,是军师呀,你来的正好,我有事找你."
吴用坐在一旁,宋江就把支边少女的事同他说了一遍,看他有何主意.
"此事甚是难办,上次评拥护招安积极分子就吵的不可开交,这次恐怕
不会亚于上次,此事难办呀?"
哼,又跟我耍手腕,不就是上次没给你名额吗,宋江想.
"吴学究,你就帮我拿个主意吧."
"这...个....嘛...,不.好办..呀..我想第一人选就是大哥你,
你为我们整日操劳,眼看就五十的人了,应该有人照顾你."
"不..不..不..还是先紧着兄弟们,我不急."宋江心想,我要一答应你出了门就不定说什么.哼,老滑头,你不急,不急天天
找孙二娘聊天,吴用心道.吴用刚想再说什么,忽然进来一个人....
"公明哥哥,是要发媳妇了吗?给俺铁牛也弄一个吧."
"你听谁说的,别乱说."
"你还不知道呀,BBS里都贴满了,你开机看看就知道了."
宋江赶紧开机,一看才知道,原来,一个ID是QiuGao的从京城登录到梁山的水泊唱晚站,发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一把鲜花要
插到牛粪上.内容就是关于这次少女支边的事,还说,这次共招募少女50名,分别赏赐给梁山,方腊,田虎,王庆四大开发区,
由当地主管人士自由分配,而且梁山,方腊各得15名,田虎,王庆各得10名.宋江再看全都在Re这篇文章,不由怒从心头起,
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转身对吴用说:"你这站长是怎么当的,这种文章都不删."
"我今天没上站,昨天阮氏兄弟请我喝酒去了.嘿,大哥,我告诉你,他们那新开了个洗脚房,又添了几个小姐,那小姐那手叫
柔,爽.."吴用回想起昨天的情景,不禁飘飘欲仙.
"好个阮氏兄弟,当初开桑拿浴,我就告诉他们不许异性按摩.现在又开了个洗脚房,这事我以后再找他们.你赶快给我上站
把有关文章删了,还有把QiuGao的POST给封了,再不老实删了他的档!"
吴用刚走不久,宋江就接到无数信息,问此事是否属实,什么时候分,还有的就直接开始要了,搞的宋江头都大了,他的五笔
又没练好全靠全拼和大家对话,最后决定,会议晚上举行,地点就在忠义堂广场.这才安静下来.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水浒新传二
作者:神 仙  (孙二娘客庭)  "武松快出牌呀,你楞着干啥?"  "二万"  "杠!"张青抓过武松的牌,又去开牌。  "我靠,杠上开花。"  "真倒霉,"柴进嘟哝着。给张青几两银子,开始洗牌。  "孙头领,宋寨主要你陪他明早去水泊看日出,我怎么回答?"旁边上网的一  个老军问孙二娘。  "你又跟他胡说啥乐,钩的他发骚。就说我要照顾酒店,去不了。"  "娘子,你不是说有事找他么?"张青问。  孙二娘朝张青瞪乐一眼,又看乐一眼柴进。柴进看出乐端倪,起身道:  "既然,两位有家事要商量,柴进就不打扰了,我告辞了。  "柴大官人要走哇,再打两圈嘛。"武松说。  "不打了,都打一晚上了。"柴进心想,你们仨还没赢够哇。  "那我们就不远送了。"  柴进一摇三晃的走了出去,只见张青知道自己说错乐话,正朝着武松挤眼。  武松明白乐他的意思,偷偷把门后的扫帚藏在了身后。这时二娘转过头来大  吼一声:"张青,你给我过来。"
  (宋江卧室)  "宋大哥,宋大哥。。"  宋江赶紧那了件睡衣穿上,快步走到大厅,  "出甚么事了?"
"宋江哥哥,朝庭给了我们山寨几个支边少女,解决一下大龄青年问题。"戴宗说。  "是嘛,好事呀。"又一想这事难办,这么多人怎么分呀?  "戴头领,你先会去休息吧,明天到忠义堂开会。"
(午饭刚过)  宋江正在写明天开会的发言稿,涂了改,改了涂的。  只见门帘一挑,吴用走了近来,  "宋大哥,听说戴头领回来了,有什么新消息没有?"  宋江心想:老狐狸,明知故问,我看你要打什么鬼主意。  "阿,是军师呀,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找你。"  吴用坐在一旁,宋江就把支边少女的事同他说了一遍,看他有何主意。
"此事甚是难办,上次评拥护招安积极分子就吵的不可开交,这次恐怕不会亚于  上次,此事难办呀?"  哼,又跟我耍手腕,不就是上次没给你名额嘛,宋江想。  "吴学就,你就帮我拿个主意吧。"  "这……个……嘛……,不……好办……呀……我想第一人选就是大哥你,  你为我们整日操劳,眼看就五十的人了,应该有人照顾你。"  "不……不……不……还是先紧着兄弟们,我不急。"宋江心想,我要一答应你  出了门就不定说什么。  哼,老滑头,你不急,不急天天找孙二娘聊天,吴用心道。吴用刚想再说什么,  忽然进来一个人……
"公明哥哥,是要发媳妇了嘛,给俺铁牛也弄一个吧。"  "你听谁说的,别乱说。"  "你还不知道呀,BBS里都贴满了,你开机看看就知道了。"
宋江赶紧开机,一看才知道,原来,一个ID是QiuGao的从京城登陆到梁山的  水泊唱晚站,发了一篇问章,题目是:一把鲜花要插到牛粪上。  内容就是关于这次少女支边的事,还说,这次共招募少女50名,分别赏次给  梁山,方腊,田虎,王庆四大开发区,由当地主管人士自由分配,而且梁山,方  腊各得15名,田虎,王庆各的10名。
  宋江再看全都在Re这篇文章,不由怒从心起,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转身对  吴用说: "你这站长是怎么当的,这种文章都不删。"
"我今天没上站,昨天阮氏兄弟请我喝酒去了。嘿,大哥,我告诉你,他们那  新开了个洗脚房,又添了几个小姐,那小姐那手叫柔,爽。。"吴用回想起昨  天的情景,不禁飘飘欲仙。
"好个阮氏兄弟,当初开桑拿浴,我就告诉他们不许异性按摩。现在又开了  个洗脚房,这事我以后再找他们。你赶快给我上站把有关文章删了,还有把  QiuGao的POST给封了,再不老实删了他的档!"
吴用刚走不久,宋江就接到无数信息,问此事是否属实,什么时候分,还有的  就直接开始要了,搞的宋江头都大了,他的五笔又没练好,全靠全拼和大家  对话,最后决定,会议在晚上举行,地点就在忠义堂广场。这才安静下来。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水浒新传三
(朱富朱贵兄弟酒店的网络咖啡屋)  屋里弥漫着浓浓的烟味,其中参杂着咖啡的缕缕香气,林冲正在和花荣,秦明,  关胜……还有几个小喽罗在踩红色警报,林冲刚刚把花荣的主基地打爆,正追  着花荣满屏跑嘴里还不停的叫关胜:  "狗剩(关胜的外号),帮我守基地,我马上就把花荣踩扁了。"  "妹夫,妹夫,快救我。"花荣朝秦明喊。  "往我基地跑,我这有个箱子,肯定是基地车,快来。"  "我来了。"
"我说棒锤(秦明外号,因使棒而得),投降算了,你一家赢不了的。"林冲道。  "豹腚,你别狂,我坦克多的是。"
"狗剩冲了,踩扁他们。"
"轰"花荣自爆了,秦明还在扛,只不过是靠几个小兵跟人捉迷藏。  "唉,论智慧,论经验,我比林冲都高那么一点点;可是狗剩在他一边,他就比  我高那么一点点。"花荣有点不服,又很无奈的说。  "就是因为有你这个累赘,所以他才比我高那么一点点。"
"林头领,有人骂咱梁山兄弟。"一个在上网的小兵对林冲说。  "在哪?"  "BBS梁山快讯。"  "好,我马上来"
原来,关于支边少女的分配问题,引起了梁山,方腊,田虎,王庆的  大争论。
首先是王庆的手下认为分配不公,梁山和方腊也没什么过人之处,  凭什么他们分的少女多一些,结果招来粱山众人的唾骂,还有方腊的  人也赶来助威,惹的田虎的喽罗也来凑热闹,在加上京师和大辽的  网虫,好热闹。
李逵根本就是在骂大街,鲁智深找了两个五笔高手,他骂,那两打,好激烈。林  冲也抱起了键盘,他没事就泡网,而且梁山第一台电脑,就是他从山下劫的,招  安的条件中那一条为梁山架设网线,就是他提出的。
  林冲先看了一下大家在谈什么,首先Re了一篇 把王  庆说的一无是处,然后又Re高俅的 ,将高俅的种种  劣迹跃恢缴稀?nbsp;
不想大辽的网虫发了篇 。责怪梁山最先受招安,把农  民起义军,推上了断头台,此文一出,梁山受到了方腊,田虎,把王庆说的一无是  处,然后又Re高俅的 ,将  高俅的种种劣迹跃然纸上。
不想大辽的网虫发了篇, 。责怪梁山最先受招安,把  农民起义军,推上了断头台,此文一出,梁山受到了方腊,田虎,王庆,大辽的一  起攻击,本来此事梁山理亏,许多人都不知发什么。  还是朱武脑子快,很快就Re了一篇,抵御外侵为由,大书特书梁山的民族精神,  及形成全国统一战线的必要性。
这一下受到了京师虫虫的支持,QiuGao,JingCai,GuanTong。。等纷纷灌水。  文章里只写一句"i agree"。
还是吴用威猛,上来一句"本版禁止发表政治性文章,更不准说脏话。发现一  律删! 删! 删!"随后删文一千余篇。这才稍稍安静一些。
忽然,"嘟"的一声。  "站长通知:山下来活了,值班人员迅速到位。"  "嘟"  "站长通知: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bibi……ibi……bibi……"林冲的传呼响了,一看是萧让发的信息----祝你凯旋。  "各位,在下当班,我去去就回。"说完,身行一转,到断金亭报到去了。
林冲来到断金亭,一看就知道不可能速战速决了,因为同出任务的是吴用,  公孙胜和李逵。  李逵是急性人不用说,吴用是梁山有名的"我是以理服人。"公孙胜则是人  称"公孙叨长",就是因为爱唠叨。
"林教头,你也来了,我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我们要用梁山特有的方式打劫  他们,我们要以理服人。"吴用知道林冲的脾气,所以先开口堵了林冲的嘴。  "哦,吴学就作指挥,应该,应该。"林冲也不好说别的。
"好了,临出发前,我给大家讲一下纪律,阿……没有纪律……阿……  阿……是不行地……阿……"  "我们要以理服人"众喽罗齐喊。  "阿……对……下面让林教头讲几句,大家欢迎。"吴用带头鼓掌。
"出发。"林冲只讲了两个字。
梁山人马来到山下,在开阔地一字排开,把一队人马栏了下来。  "前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赶快放下刀枪,双手放在头上走出来,  再重复一遍……"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抢劫。"那队人中领头的问。  吴用不等别人答话,自己先开了腔: "我是江湖人称智多星的……吴……用,  吴是三国群英东吴的吴, 用是大材小用的用。尔等可曾听说?"
"没听说过没关系。"公孙胜搭话了,  "还有我,我是入云龙……咳。咳。公孙胜。"公孙胜边说边挽了几个剑花。  (重喽罗打出粱山必胜的大旗)  "公是公共厕所的公,孙是孙猴的孙。"吴用白了他一眼,补充道。  "你……?"  "怎么了,就是那两个字嘛,我是以理服人呀。"
"你们俩别吵了,还有我呢!"李逵冲上来喊起来,  "我是黑旋风李逵,李是黑旋风李逵的李,逵是黑旋风李逵的逵。  是不是很恐怖呀?"  (轰,重喽罗倒了)
此时对方阵中一个矮胖男人凑到为首的人耳根。  "老陈,看那书生模样之人,柔若无力,其实肯定是高手,绝对是太极神功出神  入化,所以看起来就象不会武功一样。再看那背剑的道士仙风秀骨,剑走游龙,  也不是一般人物。那使斧的孔武有力,身沉腿稳,武功不在那二人之下。只有  那使枪的一脸腊黄,到好对复。"  "老王,你看如何迎敌?"  "我来制服那使枪的,其余的交给你了。"  刚好此时林冲说话:  "在下林冲。"  (轰,那胖子落于马下。)
林冲刚报完名,只见从对方阵中窜出几人,  脚步稳健,转眼来到林冲面前。  "你是林冲?"  "正是在下。"
"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呀?"  "给我也签一个。。"  "还有我……"  "……"  (轰,梁山喽罗倒了一半)
林冲拿过签名册一看,  "林冲小档案:  林冲,  生日:(保密)  属小白兔。  最爱的颜色:白中加点黑,在兑点绿。  最爱看的电影:铁达尼号  最爱的影星:周星驰  最爱的……
"你们这是从哪搞来的,这是我嘛?"林冲都不敢相信。  "是阿,京都周末登的,不光有你,还有花荣,  你看这是这周的,登得是武松……"  林冲接过报纸一看,撰稿人---吴用。
再看头版,连载:我和潘金莲不得不说的故事。  还有梁山往事,我所认识的土匪头……
林冲刚要发作,又一想,这次吴用是总指挥,他要  让我独挑他们报仇,岂不坏了,忍忍再说。  "叫你们队长答话。"
对方队伍中并无人回话,林冲压了压火气"那边有管事的吗?"  还是没人出来应声。"那我可就过去了啊!"林冲一横长枪说道。  对方阵中乱了一会,刚才那个打算单挑林冲的胖子一步三回头的走过来。  "哈哈哈,久仰久仰"胖子在离林冲十丈远的地方站住,大声打招呼。  "你这厮姓甚名谁?"林冲问。  "我姓什么我知道,叫什么我也知道,就不告诉你"  "却是为何?"林冲有点搞不明白了  "你们不是不斩无名之辈嘛"  "少废话,赶快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林冲用大枪指着那胖子说  "我们都是朝廷公务员,坐办公室的" 胖子一脸无奈"我们真的没钱啊!"  "胡说,没钱你们吃什么?"  "每人就带了几大包方便面"胖子解释道。  "方便面也行!营多营多吃了再说"李逵在后面早等不及了,听说有方便面吃  一个箭步冲过来,就要搜旅行包。吓的胖子面如土色连声哀求。  "李逵贤弟不可无礼!人家是朝廷命官"就在此时,打劫总指挥吴用走上来  喝住了李逵,然后笑咪咪的对胖子说:"在下是此次打劫的总负责,虽然你们  是朝廷公务员,但强盗面前人人平等,您该掏的还是应该掏啊!如果我们这次  放过你们,怎么对的起以前被我们抢过的同志?"  面对"以理服人"的吴用,胖子也实在没了办法,只好说:"我是'大宋net'  东京电报局信息科技扶贫服务团的,要不我先给几位打个欠条……"  言还未了,只听一声怒吼"原来是你这鸟人,害的我好苦",林冲血贯瞳人  的又冲了上来"你还认得大爷否?上次俺奉大哥差遣去东京办入网,就是你这  厮硬要俺在你们局买猫,结果每只比村里贵300多块,大哥还以为俺吃了回扣"   "您、您认错人了吧?"胖子有点含糊了。  "认错?你丫不就是东京电报局的一科长吗?今天爷爷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林冲暴跳如雷,用枪指着胖子的头。  "林冲兄弟,不要用枪指着我的头……"  "不许叫我的名字,叫我头领!!!!"  "头……头领,我不作科长很……久了"胖子含着眼泪,满腔悲愤的说  出一番话来,众头领听得目瞪口呆。  正是:京中人事风雨变,远在梁山哪得知。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精忠报国之BBS版
  话说岳飞辞去了元帅之职,带着岳云张宪二人回到了汤阴老家。汤阴县的地方官员等少不得又忙了一阵,当晚摆了酒席为岳飞一行三人接风。席间岳飞眉头紧锁,闷闷不乐。汤阴县的知县见了,心下不安,便问道:“元帅为何事烦恼?莫不成还在为秦烩等议和之事闹心?”
  岳飞叹了口气,道:“即不在其位,便不谋其政,岳谋即已解甲归田,朝廷的事,还去想他作甚?只是有一桩事,俺从小便闲不住,总要有点事做做才好,岳云和张宪更是年轻人的性子,象这样长久无所事是,岂不憋坏了他们?想来想去又没什么合适的事做,是以烦恼。”
  知县听了不禁微笑道:“原来如此。元帅不须烦恼,下官到有个主意,包元帅和二位公子每天有事做不说,还可学到最新的科学知识,对二位公子以后转业到地方工作不无好处,且花费不多,元帅大可承担得起。”
  岳飞听了,忙问道:“是什么事,你且道来。”
  知县道:“现今全国都在搞一个叫网络的东西,据说是从万里之外的美利坚传入我国的。上网已成为我国青年的一件大为时髦之事,前几天我看了邸报,上网的人被称为新新人类,网虫一族,可见其热。本县在上个月正式开办上网业务,网费一个时辰四钱银子,话费一个时辰三钱,如网费一次性交一两,元帅如有兴趣,下官这就让人给元帅办好,即时开通。元帅上网后,不仅可消磨时间,学习电脑网络知识,更可了解最新的军事情报和军事学术届的最新研究成果,对元帅以后复出也是一件大有脾益之事。”
  岳云张宪听了鼓掌道:“妙极,妙极,咱们早是不曾听说有这样的好事,早知道,在部队上就上了。”
  岳飞沉吟一会道:“既是如此,就烦劳贵县给咱办一下这事,费用俺们还是该交多少就交多少便了。”
  次日电信局之人便来岳飞家安装,来时方知岳飞家尚无电脑,电信局的人少不得又解释了一翻,岳飞虽觉麻烦,且一百两银子一台的电脑又价值不菲,禁不住岳云张宪的一再掇窜,也就答应去卖一台。
  正要出门,却见有人拜访。原来是汤阴县鹏举电脑有限公司的经理听说岳爷要上网,特来赠送本县新进抗金牌电脑一部,岳飞见了忙说:“这如何使得?”经理道:“岳元帅乃是国家的大功臣,理应享受这等待遇,些须小事,何足挂齿,元帅一定要收下,这是本公司莫大的荣誉。”再三再四,把电脑留在了岳飞家中。
  电脑公司的人才走,电信局局长又来,岳飞忙迎入。局长道:“昨夜局里开了紧急会议,一致认为元帅一家精忠报国,素为我等敬仰,且汤阴小县,能出元帅这样一个大人物,也是无尚的光荣,会议因此决定,元帅家的上网费和电话费并入网费全免,俺特来象元帅说一声。”
  岳飞大惊道:“俺何德何能,岂能享受如此待遇。”
  局长道:“元帅不须客气,在下等恨不能为元帅做更多的事。”说罢告辞而去。
  岳飞叹道:“能得父老如此关爱,俺此生也不虚了。”
  闲话休说,当晚岳飞岳云等三人便上网流览,果然是美不胜收,应有尽有,三人先去看了关于军事方面的一些网站,又开始看其他。忽见有一个链接曰论坛,岳云道:“这论坛不知是什么东西,俺看在线人数有一千多,想必是一个好所在,何不进去看看。”说罢用鼠标点了一下。
  进得论坛,却原来尽是些文章,三人点了几篇看了,颇觉不错,再看几篇,又觉无聊,张宪无意中点了一下刷新,却又见有了几篇。三人看了半天,但见论坛内各种文章鱼龙混杂,也有好的,也有差的,也有搞笑的,也有悲哀的,也有古典的,也有现代的,也有诗词,也有小说等等,不一而足。岳飞看了半天,微微摇头,道:“这里面好东西是有的,差的也不少,譬如这古诗词,实在是不堪入目。”
  岳云忽道:“爹爹不是写过一篇满江红吗?何不就贴在上面,也好让他们见识见识。”张宪大声叫好,岳飞笑道:“贴出来没的惹人耻笑,而且俺拼音不熟,打字慢。”岳云一叠声的道:“不怕不怕,我来贴,正好我在部队上当过几天打字员,倒也不慢”于是便点了一下加贴。
  岂知点完后,却有提示说:“如果您是新用户,请现在注册。”岳飞眉头一皱,道:“恁地麻烦。”说话间岳云已进到注册界面。
  只见上面有提示要填笔名,岳飞道:“就填个鹏举吧。”不想填好后却有提示说:对不起,此名已被注册,请重新填写。岳飞皱眉道:“何人如此无聊?俺的名字也要抢。”岳云又填了岳飞,岳云,张宪等数个名字,都被人抢注,岳飞大怒,道:“无聊,无耻,竟有这等事,气煞我也。”说罢抢过键盘,用全拼法打入“怒发冲冠”四个字,不想却一举通过,三人齐声欢呼。
  注册完毕,岳云便将岳飞所写满江红贴了上去,随后便开始刷新,眼看一个时辰过去了,却老也没人跟贴,三人不由气妥,岳飞便道:“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天早上起来看。”岳云等二人甚感没趣,也就睡了。
  次日清晨,岳飞正熟睡间,只听隔壁岳云大喊道:“爹爹快来看,有人跟咱们的贴啦。”岳飞一时被惊醒,一轱碌爬起来,顾不得换衣,飞奔至电脑前,只见岳云张宪二人满脸红光,兴奋不已,便往电脑上看去,只见在满江红下有十数个跟贴,起先一人跟道:“好词,绝妙,读之令人热血沸腾。”后面有人纷纷跟道:“果然好词。”“好。”“妙。”更有人在下面说:“吐血推荐,绝妙好词。”“怒兄真是俺的偶像。”岳飞见了,微微一笑道:“跟贴虽多,但大多是奉承之词,不可太当真了。”
  三人在电脑前坐了一上午,但见跟贴虽不见增加,点数却直线上升,到吃午饭时,已经到了一千多点,岳飞道:“先吃饭,吃完再看,顺便给大家回个贴。”
  吃完饭,岳飞正欲睡个午觉,只听岳云在高声怒喝,道:“岂有此理,卑鄙无耻。”岳飞忙跑到电脑前,问:“何事生气?”
  岳云指着电脑说:“爹爹你看。”只见在满江红最下面,有一人名为哈迷吃,发贴道:“是爱国主义还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评怒发冲冠的满江红。”进去看时,但见洋洋千言,大体是说满江红乃是一首狭隘的民族主义大爆发的词,此词以大汉族主义为其根本特征,歧视女真人,看似爱国,实为狭隘云云,末了讽刺道:“这个名叫怒发冲冠不外乎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这样的人,实为民族团结之大敌,建议斑竹删了此贴,不要让论坛成为民族主义者贩卖其思想的场所。”云云。
  岳飞见了气满胸堂,喝道:“这哈迷吃居然也上网,一派胡言,可恶之极。”张宪道:“到不一定是哈迷吃本人,或许也是冒充的。”岳飞道:“管他真假,此贴不可不回。”说罢顾不得睡觉,口拟回贴一篇,由岳云快速打上,题目就叫:捍卫主权难道是狭隘?――驳哈迷吃之谬论。此篇有两千余字,比之哈迷吃的多了一倍有余。
  打完贴上已是午后,不久就有人名叫梁红玉,跟贴道:支持怒发冲冠,打倒哈迷吃。
  又有一名为铁滑车之人道:哈迷吃是金国的奸细,大家不要上他的当。岳飞见了笑道:“毕竟还是明白人多。”正说间,只见有人名为金兀术,发贴道:这是爱国主义吗?――也谈怒发冲冠的大作满江红。岳飞拍案道:“他也来凑热闹。”岳云道:“待孩儿回他一篇。”说罢便回了一篇名为:什么叫爱国主义?――驳金兀术。
  这时已是下午,论坛上关于满江红的讨论也越见热烈,发言的工有数十人,分别分为两大阵营,一方有梁红玉,铁滑车,牛头山,黄天荡,双枪陆文龙等人,另一方有哈密吃,金兀术,我是女真人,黄龙府等人,岳飞等打了一天的字,不免有些疲惫,岳飞建议道:“今晚出去吃饭,顺便商量一下怎么回答他们。”
  吃罢晚饭,回到电脑旁,打开一看,只见又有新内容,有一人名为秦会,发一贴道:战与和的利弊――论什么是真正的爱国。又有一人名为宋高宗,发贴道:打就能解决问题吗?――与怒发冲冠兄商榷。当既有人道:打倒汉奸秦会,打倒宋高宗。又有人道:请不要轻易打倒,要允许人说话。岳飞怒道:“这两人也来了,好,今晚不睡了,熬个通霄。”
  张宪献计道:“我看在论坛上争论,人多者为胜,元帅何不多注几个笔名,交替使用?此为疑兵之计。”岳云道:“有理。”岳飞沉吟道:“这样怕不好罢,这毕竟不是打仗。让人知道多不好。”
  张宪道:“以前俺听说美利坚有俗话说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想必说的就是这英特网,既然如此,何妨多用几个名字。若是他们用好几个,俺们只用一个,岂不是显得俺们人少,倒是支持他们的人多?反正也没人知道,就多注几个算了。”
  岳飞叹了口气,道:“也罢,就按你说的做。”当下岳云又注了七八个名字。
  话说岳飞等三人一夜没睡,写了两万多字节的长文:永远的爱国主义――兼谈与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区别。此文上下数千年,纵横几万理,三人查了包括十万个为什么在内的十多本参考书,端的是义正词严,热血沸腾。写完后,三人均觉满意,岳飞道:“这一下他们没话说了。”此时天已大亮,三人贴完后就睡了。
  直到下午,三人才起床,顾不得洗脸,便打开电脑,待上网后一看,只见此文后跟了数十个贴子,有叫好的,也有骂的,哈迷吃更发了一长贴,曰:我可以冷笑吗?――驳怒发冲冠之爱国主义。金兀术也发贴道:我害怕这样的爱国主义。秦会也有重量级的长贴,题目叫:秦烩是汉奸吗?――兼谈汉奸的形成和实质。岳飞见了,一阵头晕,道:“实在可气,气死我了。”岳云道:“待我来对付他。”便用新注的笔名靖康耻跟秦会之贴,道:你这狗娘养的给俺闭嘴。才跟完,便有人道:请不要骂人,有理讲理。秦会回道:你不是狗娘养的,你是猪娘养的。岳云大怒,发贴道:你这狗娘养的大汉奸没有权利说话。秦会立刻回道:你这猪娘养的才是汉奸。
  当既有人发贴,道:关于汉奸问题,请看转贴。内附转贴一篇,曰:汉奸发生学。
  宋高宗发贴道:汉奸有没有说话的权利?――谈谈言论自由。岳飞见了说:“这篇一定要回。”便回贴一篇:汉奸有说话的权利吗?
  这时有人出贴道:怒MM息怒,听俺讲几句。岳飞皱眉道:“什么叫MM?”张宪道:“好象是妹妹的谐音。”岳飞又气又笑,道:“真真气死我了,居然把俺当女的。”
  正说间,有人发贴道:关于言论自由,请看什么是自由主义者。有人跟贴道:老大,请不要谈自由主义。岳飞道:“越来越乱了,跑题跑得一踏糊涂。”张宪道:“不如这样,我们不是有好几个名字吗?对每一个不同的问题,用一个名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岳飞点头道:“这样也好。”当下三人又是一夜没睡,发了数个长贴:分别叫:爱国主义的实质;汉奸,我永远唾弃你;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写完后,又是东方发白,哈欠连天。
  一觉睡到下午,三人都有点精力不济,岳云上网一看,昨天自己骂秦会的贴子已经不翼而飞,一时大怒,张宪道:“估计是被斑竹之类的删了。”岳飞怒道:“岂有此理,俺一定要讨个说法。”说罢发贴一个,曰:请给我一个删贴的理由。严厉质问斑竹为何删了贴。贴出去不久,有人跟道:有理,俺支持。岳飞等正欣慰间,哈迷吃发一贴道:你以为你是谁?金兀术也发一贴道:斑竹不能删贴吗?秦会也出一数百字节的贴子,道:别摆出一付委屈样。梁红玉出来打圆场,道:怒MM,听俺解释几句。岳云大怒,立刻又发一贴,道:我的贴子错在那里?一时忙乱,却用了另一个ID。此贴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哈迷吃道:请看爱国者的真面目。秦会道:这人究竟有多少个ID?牛头山跟道:用多少ID是别人的自由,与你何干?一时间论坛又乱作一团。
  岳云颇为尴尬,岳飞责备道:“我早说别用那么多的名字。”
  张宪道:“现在最主要的是抓住主要矛盾,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岳云又发贴道:请不要转移话题,再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这时斑竹精忠报国发一贴道:关于删贴的事俺说几句。进去看时,只见里面写着:怒MM昨天有几个灌水的贴子,我把它们删了,主要是为了能让大砖在一版多停留一段时间,这里删贴的尺度比较松,一般只删水贴和广告,特别这两天水比较大,俺删的也就多了一点。
  岳飞皱眉道:“什么灌水大砖,看不懂。”
  正说间,有人发一贴,题目叫:BBS上的灌水与造砖。进去一看,方才了然。
  经过这两天奋战,岳飞等三人深感疲惫,却又欲罢不能,岳飞叹道:“本意是想在网络上找一点有用的东西,顺便也学点知识,却不料搞成这样。”
  张宪道:“不如我们来点高姿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说,顺便也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以后也好在论坛继续待下去。”
  岳飞沉吟道:“要我道歉?俺又没错。”
  张宪笑道:“错不错自有公论,先说一声,主要是显得高姿态,更主要的是把这事了结了,并不是说错了。”
  岳飞点头道:“这也有理。这样好了,由我来口述,云儿打字,宪儿在旁边补充。”三人又穷一夜之力,写了一篇三万多字节的文章,题目叫:关于这几天争论的来龙去脉及我的道歉。写完后,三人又看了数遍,贴了出去,岳飞叹气道:“终于把这事了结了,可以睡几天好觉了。”
  次日三人上网来看,只见有无数人跟贴,其中哈迷吃等人也说了一些道歉的话,三人正欣慰间,忽见有人发一万余字节的长贴,题目曰:是道歉还是重新挑起事端?――我看这两天的争论并怒发冲冠的道歉。三人大叫一声,一起昏了过去。
显示/隐藏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再造一池
  王安石任宰相期间,曾召集士大夫们大谈兴修水利问题。    有个人献计说:“如果把占地方圆八百里的巨野大泽梁山泊的水弄干,开辟为农田,这  将是利大无比的好事。”王安石听了很高兴,又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提出疑问说:“把梁山  泊的水排放到哪里去呢?”    当时善于言谈的刘贡父正好在座,他一本正经地说:“可以在梁山泊的附近开凿一个大  水池,大小正和梁山泊一样,不就可以收受从梁山泊排放出来的大水吗?”在座的人哄堂大  笑起来,刚才提建议的那个人羞得满脸通红,王安石也笑了。
显示/隐藏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韩山片石
南北朝时著名文学家庚信,受梁明帝派遣出使北周。很喜爱北魏文学家温子升所作《韩  山碑》。有人问他:“北方怎么样?”  庚信说:“只有韩山一片石(即韩山碑)能与之相语,其它所闻就像驴鸣犬吠一般。”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抢劫
  梁山人马来到山下,在开阔地一字排开,把一队人马栏了下来.
  "前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赶快放下刀枪,双手放在头上走出来,再重复一遍........"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抢劫."那队人中领头的问.
  吴用不等别人答话,自己先开了腔:"我是江湖人称智多星的..吴.....用,吴是三国群英东吴的吴,用是大材小用的用.尔等可曾听说?"
  "没听说过没关系."公孙胜搭话了,
  "还有我,我是入云龙..咳.咳.公孙胜."公孙胜边说边挽了几个剑花.
  (众喽罗打出粱山必胜的大旗)
  "公是公共厕所的公,孙是孙猴的孙."吴用白了他一眼,补充道."你..?"
  "怎么了,就是那两个字嘛,我是以理服人呀."
  "你们俩别吵了,还有我呢!"李逵冲上来喊起来,
  "我是黑旋风李逵,李是黑旋风李逵的李,逵是黑旋风李逵的逵.是不是很恐怖呀?"
  (轰,众喽罗倒了)
  此时对方阵中一个矮胖男人凑到为首的人耳根."老陈,看那书生模样之人,柔若无力,其实肯定是高手,绝对是太极神功出神入化,所以看起来就象不会武功一样.再看那背剑的道士仙风道骨,剑走游龙,也不是一般人物.那使斧的孔武有力,身沉腿稳,武功不在那二人之下.只有那使枪的一脸腊黄,到好对付."
  "老王,你看如何迎敌?"
  "我来对付那使枪的,其余的交给你了."
  刚好此时林冲说话:"在下林冲."
  (轰,那胖子落于马下.)
  林冲刚报完名,只见从对方阵中窜出几人,脚步稳健,转眼来到林冲面前.
  "你是林冲?"
  "正是在下."
  "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呀?"
  "给我也签一个.."
  "还有我.."
  "..."
  (轰,梁山喽罗倒了一半)
  林冲那过签名册一看,
  "林冲小档案:
  林冲,    生日:(保密)    属小白兔.    最爱的颜色:白中加点黑,再兑点绿.    最爱看的电影:铁达尼号    最爱的影星:周星驰    最爱的...
  "你们这是从哪搞来的,这是我吗?"林冲都不敢相信.
  "是啊,京都周末登的,不光有你,还有花荣,你看这是这周的,登的是武松....."
  林冲接过报纸一看,撰稿人---吴用.
  再看头版,连载:我和潘金莲不得不说的故事.还有梁山往事,我所认识的土匪头.....
  林冲刚要发作,又一想,这次吴用是总指挥,他要让我独挑他们报仇,岂不坏了,忍忍再说.
  "叫你们队长答话."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金庸的计划生育观念
  当我们还在狠批马寅初的人口论,号召群众大生特生的时代,金庸已经在自己的小说中实行了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鉴于金庸小说在宣传计划生育方面的突出贡献,有必要授予金庸计划生育先进工作者称号。     金庸小说的主要人物,很大一部分是独生子女,胡斐、苗若兰(《雪山飞》),乔峰、虚竹、慕容复(《天龙八部》),郭靖、黄蓉、杨康(《射雕英雄传》),韦小宝、阿珂(《鹿鼎记》),林平之、岳灵珊、仪琳(《笑傲江湖》),杨过、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神雕侠侣》),张无忌、周芷若、小昭、杨不悔(《倚天屠龙记》),袁承志、 温青青(《血剑》)等等都是。     在金庸小说中,很多高级干部和社会知名人士都带头搞计划生育,如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绝情谷谷主公孙止、桃花岛主黄药师、著名潜水专家韩千叶,虽然第一胎生的是女孩,但都没有要第二胎,以实际行动有力抨击了重男轻女的落后思想;著名书法家张翠山、著名企业家林震南都只生一胎,著名社会活动家慕容博家族不光做到了几代单传,还教育和影响自己的家将包不同只生一胎;神龙教教主洪安通、傩敖5张传人林平之自动放弃生育指标,林平之还和岳父岳不群一起做了男性绝育手术,在计划生育上态度异常坚决。郭靖、黄蓉虽然生了第二胎,但因夫妇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属于计划生育政策允许的。在他们的带动下,各界、各阶层群众纷纷实行计划生育,如优秀农民代表杨铁心、郭啸天,民主人士陆展元,娱乐界人士韦春花等,都只生一胎。     当然,金庸小说中也有人计划生育方面表现较差,比如桃谷六仙的父母,一生就是兄弟六个,但毕竟是少数,不影响大局。计划生育当然是好的,但中国封建时代的观念是多子多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论语》记载,司马牛因为没有兄弟还当众嚎啕痛哭,郭子仪七子八婿满床笏令多少人艳羡不已。金庸小说的时代环境就是这么个样子,出来那么多计划生育模范,总让人觉得缺乏说服力。比如张翠山、殷素素夫妇,在冰火 岛刚刚成亲就怀上了张无忌,但荒岛十年,居然再无生养,须知海上荒岛,打猎捕鱼之外更有何事可做?不给张无忌生下六七个弟弟妹妹就算客气了。那么多江湖好汉,莫非生了第一胎后,都到武当山受了“五爪绝户手”?如果是这样,武当派在三清殿外开间专科医院,十两银子治一个,必定日进斗金。     或许作者是为了行文方便,主要人物少了,人物关系简单了,头绪自然容易清楚。窃以为仅仅为了行文方便就不顾历史真实,一是在创作上对自己要求不高,二是对自己的能力不自信。以早期武侠小说的扛鼎之作《水浒传》为例,人物数量、关系都比金庸小说要复杂得多,单是梁山一百单八将里边,宋江宋清、孙立孙新、解珍解宝、蔡福蔡庆、阮氏三雄等都是亲兄弟,并没有给人眼花缭乱的感觉。相信以金庸的水平,这一点完全可以做得到。遗憾的是,金庸回避了这个问题,给我们创造了一个遍地独生子女的古代武侠世界。
显示/隐藏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从武侠人物看计划生育
  当我们还在狠批马寅初的人口论,号召群众大生特生的时代,金庸已经在自己的小说中实行了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鉴于金庸小说在宣传计划生育方面的突出贡献,有必要授予金庸计划生育先进工作者称号。     金庸小说的主要人物,很大一部分是独生子女,胡斐、苗若兰(《雪山飞狐》),乔峰、虚竹、慕容复(《天龙八部》),郭靖、黄蓉、杨康(《射雕英雄传》),韦小宝、阿珂(《鹿鼎记》),林平之、岳灵珊、仪琳(《笑傲江湖),杨过、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神 侠侣》),张无忌、周芷若、小昭、杨不悔(《倚天屠龙记》),袁承志、温青青(《 血剑》)等等都是。     在金庸小说中,很多高级干部和社会知名人士都带头搞计划生育,如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绝情谷谷主公孙止、桃花岛主黄药师、著名潜水专家韩千叶,虽然第一胎生的是女孩,但都没有要第二胎,以实际行动有力抨击了重男轻女的落后思想;著名书法家张翠山、著名企业家林震南都只生一胎,著名社会活动家慕容博家族不光做到了几代单传,还教育和影响自己的家将包不同只生一胎;神龙教教主洪安通、福威镖局传人林平之自动放弃生育指标,林平之还和岳父岳不群一起做了男性绝育手术,在计划生育上态度异常坚决。郭靖、黄蓉虽然生了第二胎,但因夫妇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属于计划生育政策允许的。在他们的带动下,各界、各阶层群众纷纷实行计划生育,如优秀农民代表杨铁心、郭啸天,民主人士陆展元,娱乐界人士韦春花等,都只生一胎。     当然,金庸小说中也有人计划生育方面表现较差,比如桃谷六仙的父母,一生就是兄弟六个,但毕竟是少数,不影响大局。     计划生育当然是好的,但中国封建时代的观念是多子多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论语》记载,司马牛因为没有兄弟还当众嚎啕痛哭,郭子仪七子八婿满床笏令多少人艳羡不已。金庸小说的时代环境就是这么个样子,出来那么多计划生育模范,总让人觉得缺乏说服力。比如张翠山、殷素素夫妇,在冰火岛刚刚成亲就怀上了张无忌,但荒岛十年,居然再无生养,须知海上荒岛,打猎捕鱼之外更有何事可做?不给张无忌生下六七个弟弟妹妹就算客气了。那么多江湖好汉,莫非生了第一胎后,都到武当山受了“五爪绝户手”?如果是这样,武当派在三清殿外开间专科医院,十两银子治一个,必定日进斗金。     或许作者是为了行文方便,主要人物少了,人物关系简单了,头绪自然容易清楚。窃以为仅仅为了行文方便就不顾历史真实,一是在创作上对自己要求不高,二是对自己的能力不自信。以早期武侠小说的扛鼎之作《水浒传》为例,人物数量、关系都比金庸小说要复杂得多,单是梁山一百单八将里边,宋江宋清、孙立孙新、解珍解宝、蔡福蔡庆、阮氏三雄等都是亲兄弟,并没有给人眼花缭乱的感觉。相信以金庸的水平,这一点完全可以做得到。遗憾的是,金庸回避了这个问题,给我们创造了一个遍地独生子女的古代武侠世界。
显示/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