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cn_substr(@me,'70')

狼在门外等一夜笑话

  唐朝末年,一秀才上京赶考,未中。返乡途中,见路边一小店,门外有广告曰:如有人与老板娘做爱能将其干出声,本店归其所有,否则,留下全部银两。秀才心想:我不会这么倒霉吧?赶考不成,难道连个女人也干不了?于是他去报名,当夜,秀才与老板娘开干,结果一晚上老板娘也没出声。秀才大感脸上无光,于是去一寺庙外的树上上吊,恰逢寺中方丈出寺,忙劝道:施主为何如此?秀才将昨晚上之事说清,方丈愿意帮忙。晚上,秀才与方丈一起来到店里,方丈告知:务必在门外等我,切记,切记。方丈进去不一会儿,就听到老板娘的叫床声,简直震耳欲聋!秀才心想:不愧是老方丈,果然有两下子。老板娘足足叫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方丈出来,一手拿着毛巾,边擦头边说:小伙子,这店归你了!  有个村子总在闹狼,闹得这个村子人心惶惶。     一天,来了个叫倚天仇的人,自称是捕狼高手。村长给了他很多钱,于是他和村里的老人一起制定一个周密的捕狼计划:晚上披一个小母牛皮,先在村前的小树林里学牛叫,等把狼引出来再用火枪打死。     晚上,倚天仇披上了一张小母牛皮在那片树林里学牛叫。半夜里,人们听到一阵阵凄利的惨叫,都以为是狼群来了,吓得一夜无声。天亮时,村长带着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来到了小树林里,看到倚天仇骑在一棵树上奄奄一息,身上的衣服被扯得破破烂烂。     村长便问:“哎,倚天仇,你怎么了?”     倚天仇气息微弱地说:“我,我还好。”     村长又问:“那狼呢?”     倚天仇叹了一口气说:“再别提了,你去问问,到底是谁把自己家的公牛没拴好?”  唐朝末年,一秀才上京赶考,未中。返乡途中,见路边一小店,门外有广告曰:如有人与老板娘做爱能将其干出声,本店归其所有,否则,留下全部银两。秀才心想:我不会这么倒霉吧?赶考不成,难道连个女人也干不了?于是他去报名,当夜,秀才与老板娘开干,结果一晚上老板娘也没出声。秀才大感脸上无光,于是去一寺庙外的树上上吊,恰逢寺中方丈出寺,忙劝道:施主为何如此?秀才将昨晚上之事说清,方丈愿意帮忙。晚上,秀才与方丈一起来到店里,方丈告知:务必在门外等我,切记,切记。方丈进去不一会儿,就听到老板娘的叫床声,简直震耳欲聋!秀才心想:不愧是老方丈,果然有两下子。老板娘足足叫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方丈出来,一手拿着毛巾,边擦头边说:小伙子,这店归你了!